【Twitter 大戰中國網軍】剖析網軍互動!長期低度使用、蹭熱點、小夥伴支援

【Twitter 大戰中國網軍】剖析網軍互動!長期低度使用、蹭熱點、小夥伴支援

Twitter 在 8 月 19 日公佈中國網軍的資料,這是它們第三度發佈跨國政治網軍的調查成果。這批網軍被控由中國官方支援,且發佈大量跟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的假訊息。READr 在第一時間推出報導,發現 936 個被刪除帳號中,只有 105 個帳號發過與「反送中」運動相關的推文,並找出這些帳號的共同之處;接著,我們觀察這些帳號的互動與連結,看看網軍是如何行動。


我們以這 105 個發過與「反送中」運動相關推文的帳號為核心,找到他們貼文中曾經互動過的對象,再進一步從 Twitter 上找到這近 4 千個帳號的推文,將他們與「反送中」帳號的互動製成圖,探討他們彼此的關係。


我們發現,在 2019 年 6 月之後,「反送中」運動最活躍的帳號彼此有較緊密的連結,而且,與這些被刪除帳號互動頻繁的帳號,幾乎也在後來被 Twitter 停權。


另外,發文量較高、卻跟別人沒什麼互動的帳號,從帳號創立至今,都曾低度、甚至中斷使用長達幾年的時間,直到 2019 年 6 月才開始說中文,並發表跟「反送中」運動有關的推文。


「反送中帳號」與其他帳號的互動都是單向的


Twitter 的互動分為轉推他人推文(retweet)、回覆(reply)他人推文、以及在推文中標注(mention)他人,這三種互動方式都會產生一則新的推文。也就是說,只要過濾出推文內容中其他人的帳號,就能列出這些人曾經互動的名單。


這 105 個曾經發過「反送中」貼文的帳號,從過去到現在共與 73134 個人互動,我們過濾互動次數超過 10 次以上的帳號,抓取 3981個帳號所有的公開推文(34699691 篇)。


假設正常的互動是有來有往,但這近 3500 萬篇推文中,完全沒有一篇提到被刪除的帳號。也就是說,這些被刪除的帳號都是單方面與他人互動,被互動的對象完全沒有回覆過。


長期研究網軍、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表示,「這表示這批中國網軍的分工沒有那麼細。」從影響美國選舉的俄羅斯網軍行動中,可以發現兩種特徵,作為「節點」功能的帳號,追蹤會是雙向的,有時候是故意轉特定群體比較有興趣的東西,吸引他人追蹤;作為「海量發文」功能的帳號,就不會在乎他人是否追蹤。不同的帳號有不同的功能。


那這些帳號是怎麼跟他人互動?若以「反送中帳號」為核心,將曾與他們互動的帳號繪成圖,會發現外層有幾個互動較單純、發文量又較大的帳號,內層則形成一個緊密的網絡。

undefined


互動網絡圖形說明

若將一個普通帳號的發文繪成圖,會像左邊的同心圓,以發文者為中心,向外發散的每一個點代表曾與發文者互動過的帳號,圓圈愈大,代表互動過的帳號愈多。將多個帳號加入繪圖時,當彼此的互動對象與他人重疊,便會連成線。同心圓愈靠近、連線愈多,代表該社群的關係愈緊密。

undefined


若先以發文量為篩選,這 105 個帳號從創立至今的總發文量前 10 名,在外圍與內層都有出現。 


undefined


若將範圍限定在 2019 年 6 月至 8 月,也就是香港反送中運動最激烈的期間,發文量前 10 名帳號的位置集中在內層,明顯有比較多的互動。

undefined


若觀察這些帳號的互動網絡變化,可以發現互動緊密的社群是在 2018 年才開始出現。從 READr 首篇報導的內容分析顯示,2018 年中後期,這些帳號開始出現中文、與中美貿易有關、與流亡商人郭文貴有關的貼文。



發過反送中推文的網軍帳號互動網絡變化(2011 年以前僅有少數帳號有發文,所以在圖上幾乎看不到)。


網軍蹭熱點:時政批評、新聞媒體以及網軍小夥伴


聚焦在內層的網絡,這裡的互動網絡特色兼具兩者:「反送中」帳號經營自己的社群(以帳號為圓心呈放射狀,表示這些互動對象與他人互動較少)、也同時和別的帳號有互動(彼此連線)。


undefined


幾個發文量較大的中心點,如「HK時政直擊」(HKpoliticalnew)、「Dream News」(ctcc507)都是常常發表與反送中運動相關訊息的帳號,恰好也是被 Twitter 拿來當中國網軍範例的兩個帳號。


undefined


其他未被刪除的帳號(藍色),除了 Youtube 以外,都是常發表與中國時政批評相關的帳號,如「官场观察工作室 昭明」(ZhaoMingObserve);支持台獨、藏獨、港獨的中國作家郭寶勝(milpitas95035),皆與「反送中」帳號互動密切。


從緊密互動網絡中發現也被停權的「網軍小夥伴」


再往互動更緊密的地方看,會發現一些媒體或新聞發布帳號,如香港特區政府新聞公報(newsgovhk_cpr)、先驅報(cnzherald)、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CGTNFrancais)等等。


undefined


我們發現,除了媒體與時政批評帳號以外,剩下與「反送中」帳號互動緊密的帳號——它們都不是 Twitter 在 8 月公布的刪除帳號——後來也遭 Twitter 以「違反社群守則」停權,或是已被刪除。


還存在的帳號,跟「反送中」帳號的關係就比較單純,幾乎只跟單個反送中帳號有連結。


undefined


這些被停權的帳號都在說些什麼?由於帳號已被停權、也不在 Twitter 首次公布的名單中,我們只能用搜尋的方式,尋找這些帳號曾經在 Twitter 上的蹤跡。


undefined

從近千則回應這些帳號的推文熱詞中,我們猜測這些帳號發文的主題和中國流亡商人「郭文貴」與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但由於回覆的內容立場多元,我們無法回推這些帳號發文的立場。


外圍的「正常帳號」為什麼被當作網軍?


回到在互動網絡圖較為吸睛的外圍帳號,這些帳號的圖像以帳號為中心點向外擴散,代表帳號是自己經營自己的社群,沒有跟其他群體有太多互動。只是這些看似正常的帳號,也被 Twitter 判定為網軍。


undefined


我們進一步剖析了這些帳號的行為,發現一些共通的特色:這些帳號的互動率原本就很高,貼文中有極高比例會標注(mention)別人;另外,這些帳號從創立至今,幾乎都中斷或低度使用了一段時間,直到 2019 年 5 月或 6 月,才突然開始以中文發表與「反送中」相關的貼文。


沈伯洋提到,為了讓帳號看起來比較「真」,網軍的確傾向用這種過去曾使用過的帳號。而中間低度使用或停止發文有兩個可能,一個是該組織有大量的帳號,有些很久沒有使用,這次被拿出來;也有可能組織是去盜別人的帳號,但技術上相對比較難。


中國網軍喜歡人海戰術


從網絡圖分析可以看見中國網軍有大量的「小夥伴」,互動緊密,發文內容主題重疊性也很高。沈伯洋指出,跟俄羅斯網軍相比,中國喜歡用人海戰術,「但目前他們可能有點應接不暇。」他提到,包括 PTT,最近中國網軍在特定群組的活躍度減低了,甚至內容農場有幾個斷站,「明確的原因還不清楚。這代表它們是很混亂的,是我們的優勢。」


這次由 Twitter 主動釋出這些被刪除的帳號資料,還已經掌握 20 萬個類似帳號作預防性停權,臺灣在資訊戰裡有沒有機會得到社群平台的幫忙?沈伯洋提到,Facebook 近年愈做愈多,在世界各國都有相關應對假訊息的標準,「Facebook 可以掌握網軍的行為模式,但關於內容,還是需要中文判別標準。我們最近正在努力把這個東西擬出來給臉書參考。」


文/李又如

資料/李又如、吳冠賢、簡信昌

設計/陳怡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