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勢力投票指南】神佛搶票救台灣?宗教政黨為何想前進國會

【第三勢力投票指南】神佛搶票救台灣?宗教政黨為何想前進國會

不只候選人,連「黨」都參選爆炸!即將來臨的大選,是有史以來「政黨票」最多選擇的一次,滿 20 歲的公民將有 19 個政黨可以投。READr 跟關鍵評論網合作,向國民黨、民進黨以外的 17 個政黨提問。此為系列報導之一,完整問答即將陸續推出。

「真正宗教干政的是媽祖,不是基督教啊!」面對民眾憂心「宗教干政」,合一行動聯盟的彭迦智如此回應。民進黨 2016 年「完全執政」後,陸續推動同婚專法、年金改革,對擁護傳統價值的群眾及軍公教造成很大的衝擊,不少宗教界人士提建言之餘,乾脆「下凡」搶攻不分區立委席次,包括國會政黨聯盟、安定力量、宗華教信聯盟(簡稱宗教聯盟)、合一行動聯盟等政黨紛紛投入選戰,成為 2020 大選的特殊現象。

READr 專訪了其中三個政黨(國會政黨聯盟不願受訪),他們組黨的原因大都來自對政府現行施政的不滿;對於總統候選人,合一行動聯盟認為韓國瑜是「比較符合臺灣需求的候選人」,安定力量則強調,唯一共識就是要「下架蔡英文」。

照片來源:安定力量粉絲團

回顧 2016 年,18 個角逐不分區立委的政黨中,僅有民國黨與信心希望聯盟宗教色彩濃厚,前者獲得 1.6% 政黨票,後者斬獲近 1.7%,都沒有取得席次。選舉結束後,民國黨於 2019 年 1 月併入國會政黨聯盟,信心希望聯盟則持續運作,2018 年提名 4 位議員候選人,仍全數落選。

宗教人士為什麼選擇參與政治?若能成功進入國會後,他們想做什麼?又會為臺灣的政治光譜帶來什麼變化?

安定力量:組黨是因執政黨倒行逆施

近年來「動作頻頻」的安定力量,2017 年發動罷免立委黃國昌,一戰成名,2018 年再推「愛家三公投」,平均超過 700 萬張同意票,讓安定力量的組黨之路備受矚目。

安定力量副秘書長毛嘉慶表示,會走到這一步,都是執政黨施政倒行逆施所導致。他以公投第 10 案的結果為例,逾 700 萬的民眾透過選票嚴正地表達意志,「《民法》的婚姻規定,就是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結果執政黨最後強推同婚專法過關,大部分的內容甚至準用《民法》規範,等於同性結婚都可以叫作『婚姻』,違反公投結果。」

「改成同性伴侶法,他們(同志)還可以降低結婚的年齡、離婚的門檻,不是更自由嗎?」毛嘉慶指出,硬是要推一個撼動傳統家庭價值的法案,造成民眾恐慌,理由實在令人費解;作為在乎公平正義的老百姓,唯一能做的就是成立政黨,參加國會選舉,進一步改變臺灣的法律。

照片來源/合一行動聯盟

合一行動聯盟:我們同時也是庶民

觀察民進黨三年多的施政,合一行動聯盟也有類似的感受,這個 2018 年 11 月才成立的新興政黨,發起人清一色都是基督徒,但理事長彭迦智強調,希望選民把焦點放在他們同時是「一般庶民」的身分上,「我們沒什麼偉大的胸懷,只是看不慣執政黨做法,想要改變才組黨。」

 不滿政府哪些措施?彭迦智舉例,臺灣無殼蝸牛運動 30 年,藍綠兩黨相繼祭出社會住宅、租金補貼措施,卻無法改變高房價問題。他們研究法條後發現,最大的病灶,是《國有財產法》第 47 條允許國家任意拋售國有土地賺快錢,結果建商買到地之後蓋滿豪宅,普通的老百姓根本買不起;如果想修正這條惡法,只在外圍促請立委處理,一定無人搭理,彭迦智說,他們能做的,就是進入國會。

READr 調查宗教政黨進入國會後想推行的法案。

宗教聯盟:宗教組織發展頻受阻無自由

相較其他宗教政黨強調關注民生議題,宗教聯盟不諱言,參選的動機是為了改善現有宗教法制。主席朱武獻曾任銓敘部部長、行政院人事行政局局長,2017 年結合佛教、道教、基督教等 13 大教派成立宗教聯盟,他表示,進入國會的第一役,將推動設立《宗教法人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

朱武獻解釋,民眾當然可以依照自主意志,選擇想要信奉的神祇;但在宗教界端,發展卻是屢被政府干預,例如《財團法人法》在 2018 年修法時,是否要排除宗教組織就鬧得滿城風雨,部分宗教人士擔心,宗教財團法人如果納管,公開財務、捐款人名單,對捐款人恐怕會造成不必要的困擾。他強調,宗教財團法人屬性與一般財團法人不同,無論是法律位階、內部管理機制或是財產規範,都應該另設專法處理,這也是他想催生《宗教法人法》的主因。

「我們的宗教人口破千萬,只要團結在一起,宗教聯盟就是國會最大黨。」除了宗教自由,朱武獻另外指出,臺灣光是寺廟神壇就超過 9 萬家,這麼龐大的族群,卻只有一個民國 18 年設置的《監督寺廟條例》在管理;臺灣人民 7 成有宗教信仰,他相信只要有人登高一呼,一定能促成修法完成。

READr 調查宗教政黨對特定議題的立場。

懷抱理想前進國會,宗教政黨捲起袖子,準備將理念化為行動。但面對重要的公共議題,他們的立場又是如何呢?

「政府背離民意,罔顧公投結果」

有想做的事、想修的法案,宗教政黨踏入政壇的原因,還有在第一線和基層相處的觀察。

「最常聽到的,就是哀嘆房價好高,所得卻好低。」毛嘉慶細數競選以來,從民眾口中聽到的委屈,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人民的憤怒,是愛家三公投的結果,其中一個公投得票數還超過 765 萬票,和 2008 年馬英九總統大選的得票數不相上下,從這件事情就能看出,民眾多麼擔心國家發展走向「歪道」。他強調,與其把政黨票投給臺灣基進、時代力量等民進黨的側翼政黨,不如支持安定力量,守護家庭的價值。

朱武獻也表示,人民並非反對同婚專法,但蔡政府推的太急躁,其他國家都是先施行同性伴侶法,再視情況調整,很多信徒不滿政府罔顧公投結果,認為家庭價值淪喪,人倫秩序全面瓦解。他明白公投結果和同婚專法並無衝突,但已經造成社會嚴重的撕裂,為政者應該要想辦法降低傷害,緩步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才是上策。「宗教不想管政治,政治會來管宗教」

 除了認為政策推動背離民意,彭迦智也批評,執政者政治酬庸亂象頻傳,是導致人民不信任的主因。「像『口譯哥』趙怡翔接任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已經嚴重破壞國家的文官體系,抱政府大腿的直接升官,當寒窗苦讀準備考試的都是傻子嗎?」他認為這就是小黨該監督、矯正的不公義。

朱武獻補充,這次之所以有這麼多宗教界人士投身選舉,就是因為「宗教不想管政治,政治會來管宗教」,不管是立法院試圖將宗教團體納入《財團法人法》規範,或是內政部打算另立《宗教團體法》,干涉宗教組織的內部運作,當政治侵害到自身權益,宗教界就得做出回應。

彭迦智分析,宗教界人士參政,一半是因為政府推動同婚專法,另外一半是受到前陣子《財團法人法》爭議影響,認為必須站出來爭取發言權、立法權。他再次強調,只有合一行動聯盟單純是為了匡正國家的發展方向才挺身而出,「臺灣人應該感謝基督徒願意進入國會,因為他們檢視執政黨,是懷著基督賜與的公義信仰,絕對不容妥協。」

政治人物常拜廟,「真正干政的是媽祖」

外界擔憂,宗教團體參與國會運作,會不會依其信仰干預政策方向,毛嘉慶回應,大部分的黨員都不是基督徒,像不分區名單中的吳蕚洋就是佛教徒,反而家長會的人比較多,這也是安定力量持續關注家庭與教育議題的主因。

「亂世中,民眾必須想辦法找到平靜」,毛嘉慶表示,2019 年的年度關鍵字是「亂」(註:聯合報舉辦的「台灣2019代表字大選」),意味著社會面臨前所未見的渾沌與動盪,政府卻把經費花在錯誤的地方,例如中央、地方政府的性平教育相關預算,加起來超過 300 億,為什麼不把這些錢拿去補助小孩子吃營養午餐、補助偏鄉孩子的教育資源?

「心有宗教信仰的人,絕對不會對人民的痛苦視而不見。」朱武獻舉例,全世界超過 60 個國家、100 個政黨,都具宗教色彩,最經典的例子,便是德國的基督教民主黨,梅克爾擔任 14 年的總理,「你說她做得好不好?」宗教人士也是接地氣的人,最明白人民想要什麼。他未來如果進軍國會,會結合黨外宗教資源,統整成一個更大的急難救災體系,這是目前沒有在野黨做到的,所以有宗教信仰的人推動政務,只會是助力,不會是阻力。

「政治人物常拜廟,真正宗教干政的是媽祖,不是基督教啊!」彭迦智認為合一行動聯盟是一群希望國家更好的基督徒,出於對社會的憂心,才決議組黨,並沒有獲得教會的幫助;教會系統只有把資源挹注給安定力量,因此該黨著力同婚議題甚深。

至於本屆選舉支持哪一位總統候選人,彭迦智認為,韓國瑜是比較符合臺灣需求的候選人,毛嘉慶則表示,黨內並沒有要求黨員得百分之百支持誰,只有一個共識,那就是「下架蔡英文」。

記者/陳珮瑜

設計/weiweih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