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確診數破千例 日韓疫情為何如臨大敵?

【武漢肺炎】確診數破千例 日韓疫情為何如臨大敵?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去年 12 月於中國爆發,今年 1 月開始在各國蔓延,亞洲是首要重災區。1 月底的時候,建立全球武漢肺炎疫情地圖、追蹤疫情擴散的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曾預測,除了中國之外,面臨疫情風險最高的國家,分別是泰國、臺灣、香港、韓國;然而截至 3 月 11 日的官方統計數字,韓國確診人數 7755 人、日本 513 人,臺灣卻控制在 48 人。同樣位於東北亞,和中國距離極近、日常交流也非常緊密,為什麼日本和韓國的確診數卻是臺灣的數十倍,甚至數百倍?


READr 嘗試從數據和臺日韓國內外的防疫措施,比較三國政府的作法,嘗試找出導致日韓防疫如臨大敵的原因。

圖片來源:青瓦台臉書粉絲專頁


韓國:防疫模範生不再 面臨全境淪陷


在中國疫情嚴峻讓亞洲各國頭疼時,2 月 12 日至 15 日,韓國境內已經連續 4 天沒有新的確診病例。


韓國總統文在寅 13 日出席大韓商工會議所的座談,做出重量級的宣告:「雖然還有很多需要擔心的,例如境外移入的可能,但國內防疫已經進入一個穩定的階段,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不久後就會結束。」當時的與會人士包括三星電子副會長、現代汽車副會長、SK 集團會長等,全是首屈一指的商界人士。


當時韓國的確診人數只有 28 名,其中 6 人已經順利出院,相較於中國將近 6 萬例、新加坡 47 例,韓國和臺灣(18 例)幾乎可說是亞洲疫情管控的模範生,文在寅對防疫的自信並不是沒有原因。


2 月 16 日前確診的 28 名患者,都在檢疫過程中快速找出明確的感染源,政府也立刻將其隔離送醫。此外,各地方政府每天都會在官網上更新確診者的「行動軌跡」,從患者何時搭乘電梯、自地鐵站的幾號出口離開、下午去哪裡喝咖啡、何時有戴口罩等細節,都在網站上交代的鉅細靡遺,讓民眾自行檢查是否曾與感染者接觸,或是曾行經其行動路線。


地方政府每天更新患者在確診前的行蹤 (翻攝自首爾市政府網站)

相較於臺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始終對確診病例個人資訊三緘其口,韓國社會之所以能接受政府公開確診者資訊,有其汲取過去對抗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經驗的遠因,政府認為,一旦精確掌握確診者的「感染源」和「接觸史」,就能有效斷絕傳染途徑。


文在寅樂觀看待疫情變化,即使有民眾早在 1 月底就於青瓦台請願網站發起連署(註:韓國總統府官方網站設置的留言板,國民可自由發動連署,如果在 30 天內獲得 20 萬人以上的連署,政府必須作出回應),希望「禁止中國公民入境」,並獲得超過 76 萬人支持,但政府對中國的管制措施,仍僅限於禁止中國湖北省的外籍人士入境,且訪問過湖北省的國民須在家隔離 14 天。


然而,隨著大邱市一名篤信新興宗教「新天地教會」的女子確診,韓國的疫情從此急轉直下。


確診數飆升數千例 大邱慶北醫療量能崩潰


2 月 18 日開始,新天地教會爆發群聚感染,韓國確診人數以初期 2 位數、之後 3 位數的數量直線增長,2 月 29 日單日更暴增 813 例,創下紀錄;短短不到一個月,全國確診數逾 7 千人,其中與新天地教會相關的感染病例就占了總數 6 成。


2 月 20 日,保健福祉部副部長金剛立宣布,韓國進入社區傳播階段,這意味著,大量患者已無法追溯其感染原因和路徑,「進入新的階段,政府的防疫對應體系也會隨之變化。」金剛立如此表示,首爾市則在隔日宣布,禁止在市內舉辦集會活動。



不過,官方應變的效率,卻趕不上病毒擴散的速度,疫情最嚴峻的大邱市慶尚北道,兩地確診數超過 6500 人,即使政府在 2 月底指定大邱市和慶尚北道清道郡為傳染病「特別管理區」,增設篩檢處,調派病床和醫事人員支援,還是無法應付爆量的病患。根據韓聯社的報導,截至 3 月 10 日,大邱 5663 名確診患者中,仍有 1422 人在家自主隔離,等待空的病床,市政府則安排電話諮詢服務,由醫師遠端確認患者身體狀況,以及診斷、開藥,但不夠即時的醫療處置,還是發生數起患者在家隔離死亡的案件。


到了 3 月,醫療設備耗竭的問題有了轉機,韓國政府決定徵用公家單位和企業的可用空間,作為「生活治療中心」,提供患者生活用品、餐飲、治療等服務。所有患者會先依照病情嚴重程度,分為「輕症」、「中等」、「重症」與「最嚴重」4 個等級,病況中等以下的患者進駐生活治療中心,重症以上的患者則送往資源較充足的醫院進行治療。目前包括三星人力開發院、慶北大學宿舍、大邱銀行培訓學院等十幾個處所,都已指定為生活治療中心,收治輕症患者。


民怨痛批親中總統 文在寅陷政治危機


面對一發不可收拾的疫情,文在寅先是宣布疫情預警升至最高級別「嚴重」,高中以下兩度延後開學,希望控制感染不再向外擴散;接著著手進行口罩物資盤點,2 月 26 日規定出口最多 1 成,5 成用於公眾,之後於 3 月 5 日再度調整措施,全面禁止出口,且提高公賣口罩比例至 8 成,每人每週只能購買 2 片,希望能解決口罩囤貨亂象。

臺韓國內重要防疫措施時程

政府一連串的作為,民眾卻不埋單,批評文在寅放任國內口罩價格飛漲,不良業者囤貨亂象頻傳,就算推動實名制,仍有很多人買不到口罩。KBS 電視台則報導臺灣經驗,介紹政委唐鳳如何利用大數據,設計出口罩 APP,以及實名制措施,建議韓國政府可做為借鏡。

「但政府好像不在乎臺灣經驗。」駐韓獨立記者楊虔豪提出觀察,臺灣 2 月才上演口罩之亂,政府看在眼裡,卻遲遲未著手準備口罩的生產線和通路鋪設;等到新天地群聚感染爆發,政府疲於應付大邱確診人數暴增、醫療資源崩潰的問題,無暇顧及口罩供給;楊虔豪親自跑了幾家藥局,「他們連何時進貨都不知道,就代表政府和通路沒有好好溝通。」


此外,文在寅遲遲不願進一步加嚴對中國的邊境管制,也遭到輿論猛烈批判,甚至有人在青瓦台網站上,發起「彈劾文在寅」請願,稱「文在寅是中國總統,不是韓國總統」,連署人數逼近 147 萬;楊虔豪也提到,近日 YTN 電視台對於韓國邊境管制的民調顯示,有超過半數的民眾支持應該全面禁止中國人入境(支持只要禁止湖北省的比率為 40%)。


對此,文在寅態度強硬,表示「全面禁止中國人入境,不符實際利益」。如果禁止中國人入境,也可能讓韓國人被其他國家管制,得不償失,但這樣的說法仍無法獲得民眾認同。


不過,從韓國疾病管理本部釋出的確診患者資料,超過 7750 例的病患中,扣除社區傳播爆發後,官方還來不及溯源的人數,剩下的 153 人中,僅有 12 人的傳染途徑是中國境外移入,到訪其他國家的有 11 人、和其他國家患者接觸的有 3 人,和不確定源頭患者接觸的有 76 人 ,其餘都是國內傳染。


「自古以來,韓國對中的政策就是『事大主義』。」知韓文化協會執行長、政治大學韓文系講師朱立熙指出,古朝鮮王朝長期奉中國為宗主國,直到現代化的韓國仍可見此外交文化的影響力,盧武鉉、文在寅等左派政治領袖,立場更是親近中國。此外,三星電子和現代汽車等韓國指標品牌,近年在中國市場的表現不佳,文在寅想必是擔心,如果對中祭出太多的旅遊禁令,不但會影響其市場,恐怕也將衝擊觀光產業。


有趣的是,和提案彈劾的人氣相比,請願網站上支持文在寅的聲音也不相上下,2 月 26 日有人發起「我們支持文在寅總統!」連署,內容提及「因為新天地教會這種邪教,讓病毒無差別擴散,總統還是為了人民的安全,晝夜不停地工作,我們永遠支持您」,兩週就獲得 130 萬人支持。朱立熙表示,政壇上仍有不少保守派贊同文在寅對中政策,這也凸顯韓國對中國的依賴性。


楊虔豪則認為,相對於臺灣,韓國畢竟是個「正常國家」,任何國對國的政策動輒得咎,文在寅要考量的事非常多;而兩國之前因薩德飛彈爭議交惡,文在寅一直致力於修補中韓關係,再加上經貿和外交的因素,要做出「全面禁止中國入境」的結論並不容易,更何況新天地教會群聚尚未找到感染源頭,驟下結論,把問題歸咎是對中邊境管制寬鬆,對政府並不公允。


3 月 3 日,文在寅召開國務會議,宣布全國進入抗疫戰爭狀態,所有主管機關 24 小時戒備,且將投入逾 30 兆韓元,設立傳染病專門醫院、病毒專門研究所,以及購買病床等物資,另有部分協助受影響的中小企業紓困,「我希望各位親自前往人民生活的地方參與檢疫工作,和民眾站在一起,而不是坐在辦公桌旁。」會議末了,文在寅語重心長地向在場官員說著。


「新天地的問題真的不是政府可以管的。」楊虔豪表示,根據韓國蓋洛普公司 3 月 10 至 12 日的最新民調,58% 的民眾認為「政府因應武漢肺炎應對得好」,34% 認為「應對不好」,對比兩週前的同一份調查結果,41% 認為政府應對得好、51% 認為應對不好,可見民眾對政府的滿意度正逐步改善。


即使全國的民調對於政府的肯定正在回升,楊虔豪也提醒,雖然情有可原,但蓋洛普公司的民調顯示,在大邱、慶尚北道等重災區,對政府的防疫滿意度仍是不滿意大於滿意;加上最直接的民生衝擊——口罩問題未解,「民眾只要買不到就會抱怨」,文在寅的抗疫挑戰仍然嚴峻。

圖片來源:日本首相官邸粉絲專頁

日本:防疫態度樂觀 選擇相信 WHO


如果說讓韓國爆發群聚感染的新天地教會確診者是疫情的轉捩點,那主導日本疫情航向截然不同局面的,就是鑽石公主號了。


1 月 16 日公布第一例確診患者時,日本的態度還是樂觀的:他是一名 30 多歲的男性,1 月 6 日從武漢返國,就因發燒症狀入院治療。厚生勞動省當時指出,該患者在中國期間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但有和新型肺炎患者接觸的極大可能性,新聞稿還不忘叮嚀民眾,「根據 WHO 的風險評估,無法剔除限定人群間的傳播可能性,但還沒有持續人傳人的明確證據」。


事實上,即使日本在 1 月底已有 17 例確診,其中包含 3 位本土感染案例,厚生勞動省對外的說法,還是「新型冠狀病毒在我國還不算是流行病症,民眾以面對感冒或是流感的心態看待即可」。直到 2 月 17 日,國內確診數超過 50 人,厚生勞動省才改口呼籲:「如果連續 4 天出現感冒症狀或發燒 37.5 度,或是有強烈倦怠感和呼吸困難,請盡速通報」。


雖然態度稍嫌保守,日本政府還是有提出對策。1 月 28 日出現首例本土感染,首相安倍晉三便決議將武漢肺炎訂為「指定感染症」,可強制要求確診病患住院,住院費用皆為政府負擔;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告武漢肺炎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前一天,安倍晉三成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對策本部」,矢言強力推動政策,並於 2 月 1 日開出邊境管制的第一發實彈:14 天內曾到訪湖北省的外國人,及持有湖北省簽發護照的旅客禁止入境;與日本相比,臺灣於 1 月 26 日即禁止湖北省人士入境。


在此禁令之前,日本的邊境檢疫主要採取軟性作法,包括對武漢旅客進行身體檢查、要求中國旅客填寫健康聲明卡等,疫情也未出現升高的趨勢。此時民間普遍認為,政府依循 WHO 的建議規劃防疫措施,是穩妥且值得信賴的策略。


沒想到,一艘名為「鑽石公主號」的郵輪,卻讓民眾開始質疑安倍政府的危機處理能力。


海上移動感染源 打亂日本防疫節奏


首先是政府要求,原船須在海上隔離 14 天,招致輿論批評,應該先把感染者和健康的人分開處理,否則恐導致群聚感染;接著從 2 月 3 日停泊橫濱港到 3 月 1 日全員下船,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各地醫療院所湧入超過 700 名鑽石公主號的確診者及大量的疑似病患,讓全國只有 1884 張感染症病床的日本面臨醫療資源短缺的巨大壓力,厚生勞動省甚至發函給各地衛生局處,在緊急情況下,允許確診或疑似病患使用普通病床。


此外,神戶大學感染症專科教授岩田健太郎在 YouTube 發布影片(註:岩田健太郎之後以「避免造成誤解」為由刪除影片),分享其在船上目睹防疫工作一團混亂,大部分民眾才恍然大悟,政府在處理號稱「可防可控」的疫情,應對竟然如此荒腔走板。


「鑽石公主號太消耗日本的檢疫量能了。」長年遊走兩岸三地的日本資深媒體人野島剛表示,這艘郵輪的船籍是登錄在英國,但因為滯留在日本領海,日本基於人道關懷因素才讓郵輪靠岸,雖然處理上有疏失,卻也令人同情;然而麻煩的是,政府把大量資源投注在郵輪疫情,不但適得其反,更直接影響國內的防疫布署。


「對疫情太樂觀和動作太慢,是安倍政府被批評的兩大主因。」野島剛提出他的觀察,綜觀日本近三個月的防疫動作,過於信任中國官方說法和 WHO 的建議,邊境管制慢了不只半拍,例如在 2 月 1 日禁止湖北省外籍人士入境後,過了 12 天才把浙江省納入禁令中,之後就沒有擴大對中國其他地區的限制;其他國家部分,也只針對韓國大邱和慶尚北道(註:韓國武漢肺炎的重災區)的外籍人士,實施旅遊禁令。



直到 3 月民怨沸騰,安倍晉三才拍板,9 日起中港澳韓旅客在入境前,須在指定設施隔離檢疫 14 天,已發出的簽證也同時失效,試圖亡羊補牢,「但已經太晚了,現在民眾對政府的信心可說是『零』。」 野島剛分析,能理解安倍政府努力維持和中方的關係,並擔心旅遊禁令衝擊觀光產業;然而過於消極的邊境管制,擋不住病毒迅速蔓延,連原本支持安倍的保守派都轉向抨擊政府,可見其支持率的低落。


相較於日本防疫牛步,野島剛指出,臺灣 2 月初就全面暫緩中國人士入境,並依據各國疫情情況,嚴格要求遵守檢疫措施;國內防疫方面,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統合各部會資源,即時公布最新疫情、回應民眾疑問,再加上以數位政委唐鳳為溝通橋樑,串接政府單位與公民科技社群之力,共同催生的的口罩供需平台,協助民眾搜尋就近的口罩販售地,都讓日本民眾印象深刻,「媒體這一週報導的臺灣新聞,搞不好比 1 月總統大選時期還要多。」


此外,臺灣政府在學校新學期尚未開始之前,就宣布高中以下延後開學,且推動防疫照顧假等配套,不僅有效阻斷病毒擴散,孩童父母也有彈性安排如何照顧孩子;日本政府卻是在開學一陣子之後,才由安倍晉三宣布暫時停課,家長無所適從,地方政府也一陣錯愕,臨時規劃因應措施。


臺日國內重要防疫措施時程


中央地方多頭馬車 防疫能量分散


除了邊境管制不力,安倍政府遭人詬病的,還有中央、地方各行其事,不管是國內中國旅遊團的行蹤、確診個案的接觸史、篩檢及醫療資源的運用,都沒有統一的單位整合資訊、評估風險和規劃策略;地方政府自行發表罹病人數,也各自推動防疫措施,最近北海道知事鈴木直道先是籲請道內所有公立中小學停課一週,之後又提出「緊急事態宣言」,呼籲民眾盡量避免外出,就是一個例子。


追根究柢,日本沒有設置中央層級的疾病管制中心,是其始終無法確實掌握疫情的原因,安倍晉三雖然 1 月底成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對策本部」,但成員全是部會首長,沒有人足夠了解病毒特性。直到 2 月 24 日第一次召開專家會議後,中央才在隔日敲定「新冠感染症對策基本方針」,內容包含要求地方政府明定優先收治重症患者的醫療機構;輕症患者在家療養,避免醫療資源浪費及院內感染擴大;企業或團體強化相關請假、離峰出勤、遠距工作等防疫措施。此時,日本境內的確診人數已經超過 150 人。


厚生勞動省研究小組在 3 月初首次公布境內群聚感染的分析報告,指出「健身房、屋形船、吃到飽buffet、麻將館、滑雪的 Guest House 和密閉的臨時帳篷,都是曾發生群聚的地點」,呼籲民眾避免前往通風不良或人多擁擠的空間。然而,包括大阪兩場展演空間「京橋LIVE HOUSE Arc」和「Soap opera classics Umeda」等處所,近日仍傳出數10 例確診個案,可見日本疫情調查的進展和宣傳速度還是不夠快。


雖然從 3 月開始,安倍政府防疫態度轉趨明確,接連宣布限制中港澳韓外籍人士入境,並打算修改「新型流感等對策特別措施法」,納入武漢肺炎為適用對象,賦予公布「緊急事態宣言」法源。但在野島剛看來,「措施是必要的,但為時已晚。」


如今連美國都在考慮,是否要把日本列入旅遊限制國家,這對日本的政治衝擊極大。如何遏止國內疫情惡化,不至影響美日關係和 7 月東京奧運的舉辦時程,是安倍政府當前的重大挑戰。


記者 / 陳珮瑜

設計 / 許玲瑋

圖表製作 / 李又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