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滲透法」反什麼?現行的法不夠規範「中共代理人」嗎?

「反滲透法」反什麼?現行的法不夠規範「中共代理人」嗎?

日前,一名自稱是「共諜」的中國籍男子王立強「叛逃」澳洲,對澳洲媒體宣稱他受到中國政府的指揮介入台灣選舉、滲透香港。他的言論引發軒然大波,台灣檢方開始追查他所提及的公司負責人。距離總統大選不到 50 天,「中共企圖操縱台灣選舉」的議題又成熱話。

在此同時,研議多時的「中共代理人」相關修法,在歷經民進黨內部、時代力量、台灣基進所提的 8 個版本的討論,終於推出民進黨黨團版草案,定名為「反滲透法」,立法目的是「防範境外敵對勢力」的滲透干預,確保台灣的國家主權及自由民主,民進黨團表示,此時推出草案,不是受到王立強案的影響,法案從 5 月底一直在討論中。

草案 11 月 25 日出爐後,各方意見湧入,名列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名單的陳以信認為,民進黨在立法院會期即將結束前倉促立法,是想乘著王立強案的熱度,強化這個仍充滿疑慮的反滲透法的立法正當性。台灣基進和時代立量則認為,反滲透法的力度不夠規範當今靈活多變的中國滲透手段。

本週四( 11 月 28 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召開「反滲透相關法制立法」公聽會,邀請專家學者與會討論,行政主管機關列席。

公聽會正式開始前,列席的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接受媒體訪問,表示支持立法。邱垂正指出,中國滲透、干預台灣的情況嚴重,特別是今年 1 月「習五條」頒布後,中共對台灣的滲透「可說是變本加厲」,世界一些先進民主國家例如澳洲,對於中國的滲透破壞,都已採取法制加以因應,台灣處在境外敵對勢力威脅的最前線,更有必要推動相關法制確保國家安全。

反滲透法反什麼?
反滲透法草案全文共 12 條,明文規定任何人不得接受「滲透來源」的指示、委託或資助,影響台灣選舉或社會秩序。明定觸法的刑期和罰金。草案沒有將之前討論的「登記制」納入,而是從行為來開罰。
境外敵對勢力是誰?
根據草案條文,境外敵對勢力指的是與台灣交戰或武力對峙的國家或團體。主張採取非和平手段危害台灣主權的國家或團體。
滲透來源有哪些?
草案載明的滲透來源主要有 3 種:境外敵對勢力政府、境外敵對勢力的政黨,受到境外敵對勢力政府或政黨實質控制或管理的組織團體。個人、組織、團體跟這些勢力有關,會被視為滲透來源。

不夠嚴與管太嚴的分歧

公聽會上,不同立場的專家學者針對反滲透法發表意見。公聽會上沒有交查詰問環節,也沒有開放提問。會場外卻有另一番激辯。

台灣基進在公聽會前召開記者會,呼籲立委將「統戰揭露機制」納入反滲透法的討論中,不只就「行為」開罰,而是在行為發生前就透過揭露機制提高警覺。台灣基進發言人顏銘緯表示,反滲透法就像特效藥,「統戰揭露機制」就像「健康檢查」,台灣的民主不能總等到生病了才吃藥,而應在滲透情事發生前,就將滲透者如病毒般「揭露」出來、提早預防。

獲時代力量黨團邀請參與公聽會的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宋承恩表示,民進黨版的反滲透法「走得不夠」,「我們現在面對的國安情勢並不是竊取機密,或是進行一些表面上的政治獻金或遊說,這些已經是太落後階段了。」他分析,中國現在影響台灣的方式更多是透過「購買影響力」——在台灣透過金錢、人際關係、透過發展人脈和組織購買影響力,在關鍵時刻影響台灣的民主程序,或影響決策者、影響選民。

國民黨團在公聽會進行時召開記者會,痛批民進黨修法「打假球」,指出本次提出的反滲透法草案比 2017 年提出的版本更草率,是「以國安之名行詐騙之實」。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在公聽會進行到尾聲時來到會場,上台發言時表示,民進黨反滲透法草案條文的內容充斥不確定的法律概念,「指示」、「委託」都沒有明確的定義,「滲透來源更是包山包海的霸王條款,幾乎所有的機構團體組織個人都包括在內,另外,也缺乏實質的救濟手段,一切交由檢調來調查,萬一檢調私查,這個涉及到 5 年以上、7 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你要讓民眾陷入無止盡的刑事纏訟困境?」直指法案對人權的保障不足。

公聽會上,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顧問陳以信也提出,反滲透法有「綠色恐怖」疑慮,台商、台眷都有可能被構陷入罪,擔心反滲透法成為鬥爭工具。

陳以信表示,「幾個月以前,民進黨團想推中共代理人法,當時外界有人質疑說這個叫『綠色恐怖』、叫『東廠復辟』,後來社會疑慮很大所以撤回,那現在換了一個名字叫反滲透法再提出來⋯⋯當時的中共代理人法,跟現在的反滲透法,有什麼不一樣?哪個地方不一樣?如果沒有不一樣,那當時顧慮的社會疑慮消除了嗎?」

綠委:「希望朝野同行」

推動立法的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在公聽會上表示,反滲透法只對 5 種特定行為做出規範:政治獻金、遊說、總統副總統選舉和公職人員選舉的助選、妨礙集會遊行和社會秩序、用不實的假消息去干擾和影響選舉。

管碧玲說,台灣對言論自由的包容度世界罕見,能夠容納支持與一個不放棄以武力侵犯台灣的政權統一的統派言論,「我們這個反滲透法的修法仍然保留這種容忍言論自由的領域,完全不曾予以侵犯。」因此她呼籲「這種情境之下,我們修最低限度的規範的法律,千萬千萬,大家朝野同行,呼籲大家支持!」

藍營:「國安五法」難道不夠?

在公聽會上,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副執行長吳育昇以「橫眉冷對千人指,強度關山反民主」批評民進黨強推修法。他質疑今年 7 月「國安五法」通過的時候,總統蔡英文表示「最後一塊拼圖已經完成」,為什麼不到 4 個月又要立法?

國安五法修什麼?
修《刑法》部分條文:共諜案適用外患罪
修《國家機密保護法》部分條文:提高涉密人員出境管制與罰則
修《國家安全法》部分條文:退休軍公教人員若為共諜,剝奪或追討終身俸
增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兩岸政治協議應經過國會雙審與人民公投
修《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部分條文:政務副首長、少將以上退休後不得參與中國政治活動

能否逕付二讀仍待觀察

反滲透法草案已排入本週五( 11 月 29 日)立法院院會議程,民進黨團預計將提出全案逕付二讀,加速立法程序。

國民黨不希望被扣上「反對立法」的「紅帽子」,但是對反滲透法仍充滿疑慮。曾銘宗表示,國民黨團的要求很簡單,第一項,請行政院盡快提出行政院版本。因為沒有主管機關版本的立法,通過後實行將困難重重。第二項,為落實程序正義,法案應交由立法院內政委員會還有相關委員會來審查。

他強調:「民進黨想延會,要進行相關的審查,國民黨團奉陪到底!」

若各黨團無法達成共識,法案就會進入一個月的「協商冷凍期」,可能無法趕在立法院 12 月中休會前完成協商和表決。

文 / 劉子維

設計 / 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