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進度0%
  • 政治
  • 國際

象徵「民意公投」的香港區選:投票率創新高、民主派大勝

2019/11/25 閱讀時間 5 分鐘
  • 記者
    劉子維
  • 設計
    許玲瑋

香港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在反送中抗爭持續的情況下落幕,在這場被視為「民意公投」的地方選舉中,投票率創下歷史紀錄,更大幅翻轉了過去多由親北京建制派掌控的地方議會席次,由民主陣營取得過半席次。半年以來的街頭抗爭,轉化成改變香港政治版圖的能量。

今年建制派慘敗,議席減少 240 席,民主派則奪下超過 260 席,在 17 個區議會中席次過半,建制派與民主派的勢力完全翻轉。過往的區議會多由建制派掌控,如 2015 年的區選結果,全港 18 個區議會中,有 16 區是建制派議員人數過半。

議會版圖大翻盤

投票率、選民數雙破紀錄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及一些分析人士都認為,創紀錄的投票率是這次民主陣營得以獲勝的原因之一。今年選舉受到反送中抗爭的影響,民主、建制陣營都有動員,選前光登記選民人數413 萬就已創下紀錄。投票日當天,投票情況踴躍,每小時的數據都顯示,投票人數上屆區選多出數倍。

投票日前,兩邊陣營都擔心對方干擾選舉,如建制陣營的人擔心示威者「搞事」,網民則擔心建制陣營從中作梗,讓選舉提前結束。但投票日當天,許多投票站外都出現排隊長龍,到表定結束的晚間 10 點半,投票情形都很順利。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今日(25日)發表聲明,表示政府尊重這次選舉結果,「我留意到坊間對結果有很多分析和解讀,不少指出結果反映市民對社會現狀和深層次問題的不滿。特區政府一定會虛心聆聽市民的意見,並認真反思。」

歷年地方選舉投票率

此次選舉投票率創下新紀錄。

根據選舉事務處公布的數據,本次選舉的投票人數超過 294 萬人,投票率突破七成,是香港選舉歷年來最高的。對比 2014 年雨傘運動(佔中)後帶起青年參政風潮的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增長 24.22%,多了 147 萬多人投票;2016 年本土自決派崛起的立法會選舉所創下的歷史新高投票率 58.28% 也在這次選舉被打破。

素人當選,「白區」挑戰成功

以往因為沒有其他競爭者,唯一一位候選人便自動當選的「白區」選區不復存在,全港 452 個選區中,平均每區有 2.41 人競爭。由於親北京的建制派在地方上擁有龐大的支持者網絡,幾次區選的「白區」當選人的都屬建制陣營,本次選舉就有網民發起「反自動當選」運動,號召不滿建制派壟斷的人出戰。

選舉結果出爐,「觀塘月華」選區的梁凱晴勝選。她今年 25 歲,是政治素人,受到反送中運動的刺激決定參選,她在選前受訪時表示,想出戰白區的原因,「是想讓市民知道,你們其實還有得選,並不是只能選建制派。」她在 10 月初於選區街頭拉票時,遭不明人士投擲硬砸傷後腦,最終她以 412 票的差距擊敗連任 3 屆的建制派議員徐海山。

「灣仔大佛口」選區勝選的梁柏堅是香港網媒攝影記者,他在 2015 年就參與過區選,當時僅得 793 票,挑戰深耕該區 12 年的建制派議員李均頤失敗。這次他在反送中運動的前線,用鏡頭紀錄抗爭,再次出戰區選,這次他獲得 1723 票,擊敗獲得 1625 票的李均頤。對比兩次的票數,李君頤得票僅差 120 票。可見是新選民讓長期建制派掌握的灣仔選區發生變化。

梁柏堅在選舉最後的關鍵時刻並沒有上街催票,因為他在陷入圍城的理工大學內留守,將抗爭者的情況傳達給外界。勝選消息傳來的當下,梁柏堅仍在理工大學內,他透過 Facebook 發表感言,表示「我們沒有輸,但也沒有贏。只要理工大學一日還有人留守在內,我的擔心就不會結束」。

許多民主派素人當選,建制派則有許多老將落馬。被質疑和 7 月 21 日元朗襲擊施暴的白衣人有關係的建制派資深議員何君堯落選。選前何君堯在拉票時遭人刺傷,與建制派多名議員共同召開記者會譴責暴力。本次區選何君堯連任失敗,議席被民主派取代。

舉辦多場百萬人次反送中和平遊行集會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代表民主派社會民主連線參選,在造勢期間遭人當街以鐵鎚襲擊。他成功當選沙田區議員。他在當選後表示,「由始至終我對香港人充滿信心,在過往 6 月 9 日、6 月 16 日、8 月 18 日,一直以來香港人從未令我失望,每次需要人時人就會出來」。

進入立法會、影響特首選舉

雖然區議會的實權有限,但在香港的選舉制度下,區議員能在立法會擁有席位,也在選出特首的 1200 名選舉委員會選委名額之中。經過此次區選,民主派能在 2021 年的特首選舉中,佔有 117 個選委席位。

長期研究選舉的香港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認為本次選舉是「變相公投」,很多支持反送中的選民出來表態,沒有地區工作經驗的素人在此政治氛圍下當選。他分析,反送中運動為民主派選情帶來正面影響,但外界同時也對區議員支持反送中的期望提高。

蔡子強舉例,今年區選發生的「翻轉」情況並不是是無前例,2003 年在「反對 23 條立法」驅動 50 萬人上街後的區選,也是建制派大敗,但 4 年之後的區選,建制派又重奪議席。因此政治表態如何落實到地方工作,進而鞏固民主派的影響力,將會是新政治的新挑戰。

贊助 READr 一起媒體實驗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