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多邊協議轉向多個雙邊協議,川普在經濟貿易方面的操作手段,似乎某程度反映了他高度投機與低度可預測性的特質。從行為科學與賽局理論的觀點來講,這不代表他必然是個危險人物--尤其是,如果他的低度可預測性特質是經過計算,針對高度可預測性對手所做出的選擇行為。
川普的想望是否在於透過多層次的多重雙邊協議,實際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