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沒有白挖的水泥

天下沒有白挖的水泥

不可否認,水泥業撐起了經濟蓬勃的時代,但到了今日,水泥消耗量已經不及最高點的一半,卻仍年年過量採礦,維持高達 2 成比例出口到國外。不透明的程序更讓1930年就立法的《礦業法》屹立不搖,得以無視所有權人反對、更別提原住民族知情同意權的落實。而就算礦權有20年期限,20年一到,若無特殊原因,政府還一定得續約,否則就要給予業者賠償。新政府上台後,好不容易立法院與環保署都有共識要補破網,但修法八字都還沒一撇,在花蓮坐擁最大礦區的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場,已通過礦權續約,就算之後成功修法,未來 20 年,亞泥仍不受新法拘束。